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芝罘区新闻网>文化长廊
冯德良: 鸽子

2020-10-20 14:07:55

来源:  



鸽子

文/冯德良

只顾低着头干活,竟然没发现什么时候在我近旁落下了一只鸽子。

这是一只极其普通的瓦灰色的鸽子。对它做吓唬状,不飞,走进前,它也不飞。好奇心起,试图用手抓它,既不抵抗,也不反抗,还不发出鸽子们惯常的那种“咕、咕、咕”的惊叫声,一副很温顺的样子,眼巴巴地望着我……

鸽子是一种飞行能力极强的鸟类,有着“不死必归”的归巢能力。它可以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以每小时八十公里左右的高速,连续飞行几个小时,经过千里跋涉,飞回自己经常居住和生活的地方。《新约全书》里曾写过鸽子的故事:上帝把洪水要来的消息告诉了诺亚,诺亚一家速速造就了一艘大船,称之为“诺亚方舟”,当他们一家和他们携带的动物、家禽飞禽在洪水上飘荡了一段时日,感到快要绝望的时候,放出去一只鸽子去打探情况。鸽子飞回来的时候嘴里啣着新鲜的橄榄枝,大家便知道洪水即将退去,平安即将到来,从此,人们就用鸽子和橄榄枝象征和平,把鸽子称作和平鸽。后来,人们常把主张采取柔性温和的态度及手段处理外交军事等问题的人士、团体或势力为“鸽派”,反之,称为“鹰派”。

虽没养过鸽子,但知道我国是养鸽古国,有着悠久的养鸽历史。据传说,在很早以前,就有人利用鸽子传递信息了,人们通常在鸽子的腿上绑一只筒状物,把需要传递的内容写在纸上,塞进去,密封好——这种鸽子,被人们称为信鸽。“飞鸽传书”一词早就耳熟能详,刘邦被项羽所困,靠信鸽救援,张骞、班超出使西域也是用信鸽传递消息的故事亦广为流传。据传说宋高宗就非常喜爱鸽子,还喜欢亲自放飞,曾写下了“万鸽盘旋绕帝都,暮收朝放费功夫,如何养取南来雁,沙漠能传二圣书”一诗。翻阅资料,在历代战争中,信鸽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在立功受奖的大有“人”在,出现了许多战功卓著的“鸽子英雄。”比如二战期间的乔伊,这只鸽子,这位英勇的“战士”,因为准确地传递了情报,挽救了大约一千人的生命,受到了英国军方表彰,获得一枚迪金勋章。

这该不是一只信鸽吧?它腿上没有捆绑任何筒状物、环装物,也没有任何标记,它更没带着什么情报,它应该是一只普通的家鸽而已,杀了吃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也不用担心因此而犯下窃密或其他名目的罪行了。

鸽子肉质鲜美,营养价值极高,既是名贵的美味佳肴,又是高级的滋补佳品,听说鸽肉对脱发、白发、未老先衰等症状有着很好的疗效,对病后体弱、头晕神疲、记忆力减退者大补,能补肝壮肾、益气补血、生机活力、健脑补神、养颜美容、延年益寿……特别是动过大手术的人,每逢阴雨天气,刀口处总会发痒,有时让人难以忍耐,如果在术后能进食的时候,炖上两只鸽子,吃鸽子肉,喝鸽子汤,最好连那细细的骨头也嚼碎了咽下去,阴雨天刀口那儿就不发痒了。但是要注意,给术后的病人炖鸽子,不能加什么佐料,最多加一两片姜,少许盐,另外,要少吃多餐,不然的话伤口处肉芽生长过快,不规则,不美观。

讲究的人杀鸽子不用刀子,会把鸽子放进水里让它窒息而死,静置半个小时,待其血液凝固以后,再去褪毛,开膛破肚,说是鸽子血有很好的补血养血作用,比肉还补呢。这样尽管更为残忍,为了不让血流出,只好如此了。有一点,这样杀死的鸽子肉里有淤血,炖出来的汤或者炒出来的肉会略显发黑发暗,会有些影响人们的食欲。

刚想睡觉,有人递给个枕头,嘴正馋,天上落下一只鸽子,心里头真是陈世美他爹——老美了。停会儿,先杀了,再炖了或者炒了,又能哄半斤小酒进肚了!

那么我手里的这只鸽子又该如何处置它,是杀死它,还是淹死它?是炖汤喝,还是炒着吃呢?

其实炸乳鸽也不错。乳鸽,一般至从出壳到离巢前一个月内的雏鸽,肉厚而嫩,用油一炸,外皮脆爽,鸽肉鲜香,两只眼睛都闭上也能品味出这道菜的鲜美,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鸽子,很明显已经不是乳鸽了。已经不适宜炸乳鸽了。

那就宰了,杀了,大卸八块,炖鸽子汤吧,加上两片姜,放进几朵香菇,在沙锅里慢慢的炖,慢慢地熬。味鲜美的鸽子汤不仅能饱了口福,因为它的富含营养,说不定还能去掉脸上的几道“双眼皮”呢。

鸽子虽说温顺,平时一般也不会主动靠近人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仔细检查一下吧!腿脚正常,翅膀正常,精神正常——原来是它的嘴巴被长出来的一种东西黏在了一起,张不开嘴了!

据常养鸽子的人讲,鸽子对经常照料它的人能与之接近、亲近,并熟记不忘。难道这只鸽子是隔壁邻家那群中的某一只,它们常在饥渴难耐的时候,大大方方地来我家寻水觅食,因为我从不轰赶,而是善待他们,才记住了不是太坏的我,才对我产生了信赖,在陷入困境时,毫不犹豫地来到我近前求救?

无论多么地馋,这只鸽子是不能吃掉的!不是作秀,也不是假慈善­——心里馋,嘴馋的时候,可以去饭点点上一道鸽子的菜肴,也可以去活禽市场上买两只,顺手让他们宰杀了,回到家里或炒菜或炖汤,大块朵颐。唯独这一只,绝对不能让它成为我胃囊之物,要不,它那信任的眼神,准会折磨我一辈子,让我的心底一辈子不得安宁!

轻轻地松开手,往上一杨,它借势展翅飞走了,似乎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冯德良: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单县退休教师,中学高级职称,农民出身,干过临时工,当过兵,后来成了“孩子王”,诗歌、散文、寓言偶见于报刊杂志。


刘家昌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    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jubao@shm.com.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