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芝罘区新闻网>文化长廊
冯德良:送战友,踏征程

2020-10-20 13:58:51

来源:  



“送战友,踏征程……”,刚想入睡,便被邻家播放的歌声吵醒,近几天来睡眠状况不是太好,此时更是难以入睡,索性披衣坐起,拥被而坐,点上了一根烟,缭绕的烟雾中,当年送战友出征的情形又现眼前……

那年,南方边防前线军情紧急,摩擦与冲突不断升级,我们一些超期服役而又敏感的老兵们,从收音机中的片言只语中,从报纸上的字里行间内,从当时握有军权的国家领导人出访的新闻报道的画面里,从进进出出司令部大楼的首长、参谋们紧绷的面孔上,以及连队首长有别于平日里的表情中,感觉到了大战在即。我们私下里议论说,肯定要大打一场了!

当时,世界还是冷战的世界,苏、美两大超级大国的对立,形成了东西方两个阵营。中苏关系交恶,苏联便拼命拉拢越南,越南又在中南半岛扩张,还不时的在边境上制造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而我们国家又不能容忍我们所支持的红色高棉政府被推翻,针尖对上了麦芒。中越边境变成了火药桶,空气里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议论归议论,猜测归猜测,愤怒归愤怒,我们却仍然像往常一样出操、上课、训练、学习、站岗巡逻、紧急集合或军事演习。战事要发生也是发生在南面,我们离那儿远着哪!顶多我们会提高战备等级,跟着紧张一下而已。

任你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也不可能想的到,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我们也要参战-------上级命令我们部队抽调部分骨干力量驰援前方!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尽管感到非常突然,在动员大会开过之后,请战书、决心书还是像雪片似的飞到连队首长手中,听说还有战友咬破手指写了血书。每一行,每一字都迸发着爱国的热情。那份慷慨,那份激昂!

接下来,军营内平静的出奇,出奇的平静,而且每个人都透露出一种古怪,小心翼翼,总怕说错了什么话,总怕做错了什么事,连走路时脚步也轻抬轻放,礼拜天,会漫无目的在军营里转悠,有事没事的老往经常站岗的炮位边,水塔上跑,连平时最不愿去的连队菜地,也跑的勤了,去浇一下水,去拔拔草,去间间苗儿,臭气熏天的猪圈也跑去看看,更不用说爱去的军人服务社了,而且一去就是老半天,买上一管中华牌牙膏,买上一块罗锅牌香皂,买上几包“红金”牌或者“金鹿”牌的香烟,爱美的战友还会花上几毛钱买上盒什么牌的香脂,对了,别忘了那会儿我们的津贴———第一年,每人每月六元,第二年七元,第三年八元,第四年十元,每个人都恨不得花光自己的所有积蓄,也有人偷偷摸摸的买瓶高梁大曲,约了三五知己,到没人处喝了,即便连队首长撞见了也视而不见…..

很快,人员便确定了,军营里还是平静。抽调的,没抽着的战友都忙着往家里写信,事后我们才知道那几天信是寄不出去的。在这之前我也往家写了封信,说,如果战事一发,有可能我要报名去前线———只要上级要我们去(因为当时我们这些超期服役的老兵,包括我,曾想混个提干,曾想混个农转非,在这一切都渺茫的时候,去前线不能不说是一种选择),害的父亲天天往邮局跑。至于后来有些文艺作品中所说的偷偷的往家里打电话,纯属扯淡,我们这些农村兵往哪儿打!如果不是除夕上午接到了信的话,那个年真不知道家里人会怎么过。而就是哪个除夕夜,我的战友们正坐在疾驰的军列上,星夜驰援前线,途中临时停靠时所停靠的那个车站离我们家乡还不到二十公里!当我的战友打开车窗朝着家乡遥望时,窗外下饺子的鞭炮声已噼里啪啦地响成一片,而车窗前这些五尺高的汉子们也顿时抱在了一起,哭作了一团!可以想象出我的那些战友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此后每逢战友聚会时,一些去前线战友说起他们趴在车窗前,望着家乡的方向的情形时,有些战友仍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当我们纷纷把一些礼品连同保重的话语一起塞进战友挎包中时,分别的时刻到了。那天,天还未亮,我们便送战友们到操场上乘车出发,几辆大解放及嘎斯50停在那儿,在出发的命令发出后,车上的,车下的,首长、班长,老兵、新兵、老乡你搂我抱,你拍我打,喊声一片,哭声一片!没经历过战争的我们,也能知道战争的残酷,在大家的意识里,此一别,也可能就成为了永别!

……朦胧的泪眼中,看远去的车队,竟像一段长城!

那场“漫长”的战争,使我的一些战友倒在了南疆,他们已化为群山、森林、河流永远守护着祖国的疆土。而我们这些未能参战的和参战幸存的战友均也步入花甲,每当想起当年送别战友的情形,总是刻骨铭心,任你怎么忘也忘不了。

我们永远是战士中的一员,只要我们的国门前来了“豺狼”,只要我们的国土——哪怕一棵树木,我们的海疆——哪怕一块小小的礁石,受到了任何人的侵犯,只要祖国一声召唤,我们这些老“黄忠”们就会马上扛起钢枪,奔赴前线如同当年!


文 | 冯德良

冯德良,单县黄岗退休教师,中学高级职称,干过临时工,当过农民,扛过枪,诗歌、散文、寓言偶见于报刊杂志。

刘家昌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    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jubao@shm.com.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